简简丹丹心

原来校园cp是真爱 10

*校园  HE

——“每天都被会长撩得无法复吸怎么办?”

——“那就嫁了吧。”

第九章 别人家的爸妈,自己家的叔叔阿姨

送伞的时候王俊凯就是顾及雨下得大淋得易烊千玺感冒,最后易烊千玺没倒下,反倒是王俊凯这个自诩祖国国旗下根正苗红的孩子第二天醒了脑袋晕晕沉沉的。

易烊千玺洗漱完回到房间,划掉了手机响起的闹钟,走到王俊凯的房间门敲了敲。

王俊凯晃晃自己的头,掀开被子起来。

拉开门,易烊千玺早已穿戴整齐已经坐在桌边,看架势是在等自己了。

王俊凯看了眼易烊千玺叠的整整齐齐的被子还有乖顺放在上面的枕头,再回头看了下自己睡得不知道枕头卷在被子哪个部位的狗窝。

王俊凯:“........”

别人家的孩子不但早起而且还会叠被子,不是妈妈们口中的大白话。

王俊凯抓了把头发,回房间有模有样地学着易烊千玺整理好床铺...

洗漱完毕,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下楼的时候,餐桌前易父已经开始吃早餐了。

两人把背包放在一边,落座后向易父打了声招呼。后者只是点点头算是应了继而继续低头解决早餐。

易父吃东西的时候看起来十分专注,手上把持着筷子夹着一点点面条送入口中,目光一直盯着盘中的面条,看起来是在认真想下一口从哪里下手的样子,庄重而又优雅。

易叔不亏是教授,食不言,举手投足间尽是读书人的斯文。王俊凯脑子里迷迷糊糊地还能蹦出个想法。

结果在拿起筷子的下一秒王俊凯就听见这位“食不言”的叔叔开口了:

“小凯你吃香菜吗?”语气听上去极度地苦恼还寄予着期望。

“我....”王俊凯停顿了下,看着自己面前的食物,发现面上也有着一些绿绿的东西。

卧槽,香菜。王俊凯皱了眉,软趴趴的身体一下坐直了不少。身子呈最大角度远离盘子,两只眼紧盯着那团绿绿的东西。

王俊凯感觉离着远,还没下口都能回忆到这个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的食物的特殊味道。

抬头间,王俊凯看了眼对面也黑线三条的易父。

原来易叔你刚刚小口吃面,一言不发居然是嫌弃盘子做配菜的香菜!长辈风范呢?家长榜样呢!

最后王俊凯对上易父期待的目光,只能投去个同病相怜的眼神。

“多大的人了还挑食?”厨房里的易母走出来,也不顾孩子在场,眼神凶巴巴地瞪着易父,像是威逼利诱,“非要在孩子面前树立坏的榜样你才开心是吧。”

易父听到声音,只来得及接受到小凯的讯息后回一个志同道合的眼神就迅速低头不语地吃面条了,仔细看易父还是偷瞄着易母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时候,筷子就把悄咪咪把香菜拨到了边缘。

王俊凯憋笑也开始吃面条,筷子还没碰到面呢,就有另一双筷子伸了过来,把香菜一点点夹了过去。

王俊凯诧异地扭头,就看见易烊千玺镇定地把王俊凯盘里的香菜放在了自己盘里,然后宛若什么事都没有做一样和易母聊着天,“奶奶昨天的检查怎么样?”

“大致上是没什么问题的,就是老人家老了,高血压难免有。”易母说道。

“奶奶还是瘦了点。”易烊千玺听完点点头。

易奶奶的身体看起来是没什么大问题,但是从常年坐在轮椅上就知道身体还是弱,尤其是太瘦了,皮包裹着骨头,看着令人担心。

“老人家瘦不怕,就怕胖啦,胖了许多病就跟着来。”

易烊千玺看旁边还盯着自己挑香菜的王俊凯,夹走了盘子里最后一点香菜,“吃面,快赶不上去学校了。”

看着盘子里的香菜转眼一挑而空,王俊凯对上易母笑意满满的目光有点不好意思。朝左边易烊千玺说了声谢,低头赶忙吃了几口。

不论是易烊千玺在易母前做几次这样的事,王俊凯发现自己还是没能习惯。

易母的目光几乎都在王俊凯周围打转,喜这个孩子喜欢得不得了。看着自己家儿子体贴地给小凯夹去香菜,心下不断觉得自己家儿子还是有点魅力的。看起来小凯并不喜欢吃香菜呢,今天多去买些香菜,让千玺多夹几次,熟能生巧才能继续对我们家凯凯好。

易母愉快地不断交替摩挲着手,就这么决定了。走神的易母被戳了戳手臂,终于注意到了用头点了点自己儿子那边,然后一脸怨念地看着自己的易父。

“晃什么看什么你,你有凯凯乖吗还想我给你夹菜,吃不光盘子今天你陪我买菜去。”

话语落下,搂过王俊凯肩膀的手感受到了一点不正常的温度。易母这才发现王俊凯今天看来面色并不是很好,有些白过了头,易母忍不住上手摸了摸王俊凯的额头:“怎么额头有点烫?”

说着易母就皱起了眉,起身站到王俊凯身边又摸了遍额头,发现还是有点烫。

“是不是感冒了?”

“有点吧,”王俊凯不自然地用脸颊蹭了下肩膀,看易母这么紧张心里一暖:“这个不打紧阿姨,感冒这种东西走动几天就好了。”

“不行,这样怎么可以呢,等会儿吃完早饭,阿姨带你去看看啊。”易母还是执拗地打算要带王俊凯去看看病。

“阿姨,我一个男生又不像女孩娇气。这点小病还是抗造的。”王俊凯试着安慰易母。

在王俊凯的再三坚持下,易母是答应了不小题大做。但就是看着王俊凯穿着单薄的校服外套,怎么看怎么不放心,还是赶易烊千玺上楼拿件外套再出门,最近入秋的天多少有点冷。


王俊凯看易母的架势,也知道自己如果连外套都不换肯定是出不了门的,也没再推辞,只得向上楼的易烊千玺说:“那个,房间凳子上那件外套就可以了。”

王俊凯站在玄关等待下楼的易烊千玺,在看着易烊千玺手上陌生的牛仔外套愣住了。

“不是凳子上那件吗....”王俊凯说道。怎么看起来不是自己的,这尺码看起来更像是比自己高些的易烊千玺的.....

“是凳子上的。”易烊千玺递给王俊凯,换好鞋子,站好身子:“我凳子上的,你没说清楚。”

我的锅?!王俊凯瞪大了眼睛,看着易烊千玺人畜无害的表情,寻找不到一丝故意的样子。让王俊凯不禁怀疑是不是真的自己没表达清楚。毕竟人家拿错衣服干嘛,拿的还是自己衣服给别人穿,又不是吃撑了饱着。王俊凯开始不疑有他。

易母在王俊凯身边替王俊凯拉下校服,说谁的衣服都不打紧,穿着保暖再说,把书包也亲自卸下来丢给自己儿子,抓着王俊凯的手套进了牛仔外套里一边絮叨:“你们俩路上小心,小凯要把衣服穿上别着凉,晚上回来阿姨再给你量下体温。”

王俊凯不断地点头,口里说着好。等阿姨热情的叮嘱后,伸手要从易烊千玺手上拿过书包,结果易烊千玺只是把他的书包拿在一边,拿走了易母手上的校服,说道:“易女士,亲生是孩子受不了您的唠叨的。看样子小凯才是您亲生的。我们走了。”

“臭小子,给我照顾好凯凯!”易女士对待自己儿子的方式即是对着易烊千玺出门的后背直接狠狠伸手拍了把。
路上易烊千玺一言不发,王俊凯几度开口拿过自己的背包和校服都被拒绝了,介于还有些昏沉的头也没说话,道了声谢谢就不再客气了。

一直到校门口,易烊千玺由于需要赶去负责周一升旗仪式,将书包放在了王俊凯肩上,叮嘱了等会儿仪式穿会儿校服就可以了,其他时间保暖就好。

“如果感冒加剧,你易阿姨不会放过我。”说完拍了把王俊凯的头,离开了。

王俊凯笑了笑,易烊千玺对自己好是真的,有一部分原因大概就是因为易阿姨的叮嘱。王俊凯不止一次在餐桌上听易母对着易烊千玺喋喋不休,要照顾着凯凯知不知道,这么好的孩子万一人家跑了怎么办?

王俊凯:跑?跑什么?

总之易阿姨是真的待自己如亲儿子一样,面面俱到。不像撇下自己这个口中所谓爱情结晶去丹麦旅游的母上一样,生病了?不严重顺应自然自生自灭,严重就让老爸拉去给护士姐姐往白嫩嫩屁股上扎一下就成了,大不了就扎两下。

差距啊,差距。王俊凯仰望天空。

“哟,王俊凯,今天这身很精神嘛。”王源从后面勾着王俊凯的颈部往自己这一拉,结果被王俊凯一把拍开。
“我是男的,你别碰我。”

王源捂着自己被拍疼的手,赶上走远的王俊凯:“我也男的!”

“没看出来,体检报告拿出来看?”

“啧,王俊凯你不觉得你有点叛逆吗?”

..........

王俊凯在学校昏昏沉沉也算是熬过了半天,刚下了上午最后一节课就趴在课桌上一蹶不振。后桌的孙安希难得没踹凳子,改用用笔尖悄悄戳王俊凯后背了。

王俊凯从臂弯中闷闷地传出一声嗯的声音。

“你怎么回事,一上午死气沉沉的。”孙安希也看出王俊凯的不对劲了。

“淋雨了。”王俊凯还是闷闷地出声,撑了一上午眼皮已经有些想磕上了。

“雨中进击的少年。”孙安希啧了几声,不过看着趴在桌上焉了的王俊凯,实在不忍,从王俊凯桌上拿走了保温杯:“我帮你打热水,下次记得请我喝奶茶。”

说着就走出了教室。孙安希用冷水清洗了几遍水杯,走到一边的热水水龙头的地方,恰好遇上了一个男生还在打水,只好站在身后等。结果没想到人家回头一看,自来熟地朝自己打了招呼:“你要先打水吗?”

“嗯。”

孙安希向来没有客气一套,既然人家发挥绅士风格开口了,孙安希向着男生让开一步的位子走上前。男生体贴地给孙安希拧开了水龙头。

孙安希抬了下头:“谢了。”

“不客气。那个......你是王俊凯的朋友吧。”

孙安希把保温杯放下装水,奇怪地看了眼男生,总觉得很眼熟的样子,但实在在满是知识点的脑子里想不起关于男生的记忆,王俊凯的兄弟自己也不是个个都认识,孙安希只得先嗯了声。

熙熙攘攘的走廊人越走越少,走廊边恰好经过一个孙安希同班的女孩,朝她招了招手:“安希你还不去食堂吗?咱们一起去吧,教室大家都差不多走了。”

“好,就来。我替王俊凯打下热水,你在这等我会儿吧。”话毕孙安希关上了水龙头,拧紧盖子。

“需要我帮忙吗?”只见男生拦下了孙安希的步伐,善意地开口:“我认识他,我帮你拿去吧。”

孙安希紧盯着男生,手上并没有打算把杯子给男生的打算。

一边的女孩却看起来十分开心地拉过孙安希,把保温杯抽离递给了男生,道着谢。

男生回着不要紧类的话,孙安希还想说些什么就已经被女孩拉走了。

“放心,我会送过去的。”男生最后向二人打了包票。
孙安希一边由女孩拉走一边狐疑地问女孩,“他是谁啊?”

女孩向孙安希眨眨眼,闪着光芒的眼神直逼孙安希:“就是那天食堂的第三个主人公啊。”

孙安希楞过片刻后,终于在记忆中提取出来,那个人那天食堂给王俊凯表白的人,许杰!

教室的人差不多走空了,王俊凯在教室里享受到了片刻清净,进入了浅浅的睡眠。

不过多时,走进教室的许杰看到了教室中心靠着桌子的王俊凯,头枕着手臂,头上的风扇还在转动着吹起王俊凯柔顺的头发。

许杰弯了弯漂亮的眼睛,轻手轻脚地走进教室,手捂着保温杯坐在了一边的座位上,没有出声叫醒王俊凯。良久,睡得不熟的王俊凯总觉得哪有视线投在自己脸上,痒痒的并不舒服,眯着一只眼睁着一只眼地醒来。

先是漏了光刺得王俊凯有些睁不开眼,等光线慢慢适应后,映入眼眸的就是挡住了自己一部分光的身影,背着光,王俊凯揉揉眼睛看清身边的人后差点没跳起来,被许杰看得心里发毛坐直了身子。

许杰见他醒来,把保温杯打开了放在他桌上:“你朋友去食堂了,我帮她把水送过来,见你睡着了就没叫醒你。”

话虽简洁,但却给王俊凯适时地解释了他出现在这的原因。王俊凯听完,心里的不舒服犹在,但却不好对人冷脸,接过保温杯:“那还真麻烦你了。”

“不客气,你还记得我吗,我就是半年前开学典礼后台准备篮球表演的人,节目就在你之后,还有那天食堂……”得到回应的许杰看起来格外的开心,一个阳光少年笑起来就更加帅气了。

“记得记得。”王俊凯讪笑着打断他的话,心里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后台这么多人怎么可能记得住,也不对,王俊凯想起自己那天好像记得有个把草泥马头套的生物。记住许杰基本是源于那天食堂事件和情书上的署名。

作为一个男生,遇到这种事王俊凯现在多少有点不是滋味的尴尬,重叠上感冒惹得喉咙干燥,王俊凯也不愿再给对方和自己找话题,只好喝了一口滚烫的热水又一口,热得嘴唇通红。

“打的是纯热水,有点烫。”

王俊凯点点头,表示了解了。但心里开始想着如何脱身更加地自然。

“我帮你吹吹吧。”

许杰打量王俊凯的举动片刻,突然伸手靠近王俊凯,王俊凯本能地抬手推挡。

许杰的手原本是靠近保温杯,王俊凯的手一推,两人的动作打到保温杯上,淌出一片热水撒在了王俊凯的裆上。

王俊凯卧 槽一声,保温杯放在了桌上人倒是因为热水烫的脚蹬过几下向后倒去。

“我的娘啊!”

许杰慌乱地上去拉两脚朝天的王俊凯,神色紧张:“没事吧?”

王俊凯难受地摇头,手下意识地拉住要来拉自己的手掌。

丢人,太丢人了。

手背上被握住得地方不经意惹得王俊凯有些鸡皮疙瘩爬起。

就在两人忙着应付这意外的时候,易烊千玺已经从外面走进来,看了眼两人没开口说话,找到了门边的风扇开关,王俊凯头上转个不停的风扇缓缓停下了。

“ 妈 的,没给我摔死。”王俊凯最后终于缓了回来,一只手摔疼的后背,余光注意到了易烊千玺。王俊凯欲开口结果嗓子还疼得紧:“会长..咳卧 槽。”

“说什么脏话。”易烊千玺走了过来,不紧不慢的步子,抬手用力地敲王俊凯的头。一只手拉过了王俊凯,手放在了王俊凯后背一下下安抚着给他顺着气,不经意间,许杰松开的手被拨远了。

“易烊千玺。”许杰怔楞地开口,看着两人的互动摸不着头脑。

易烊千玺嗯着一声回复,转而问王俊凯:“摔到哪没”

“没事儿”王俊凯抽了抽嘴角,感觉到了周边气氛的怪异,忍住想从易烊千玺手下抽身的想法。

“早上出门带的药。”易烊千玺把另一手上的药放在桌上,把王俊凯手边的保温杯拿过放在药边上,看王俊凯不动,补了一句:“你不吃我是要被责怪的。”

王俊凯看了眼桌上的999感冒灵,内心自然地补上一句:暖暖的,很贴心。感激地看了一眼易烊千玺,王俊凯心里想着回去一定要好好感谢下易母,面面俱到,还要提醒下自己家的母上学习下别人家的父母!

“好!”一边的许杰听着两个人对话,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却知道易烊千玺是那天食堂被王俊凯送出情书的人,意义上就是自己的.......

许杰一锤手,反应过来,“情敌!”

王俊凯被这声拔高的声音吓得吃下去的药没再次吐出来,狐疑地看了眼许杰:这哥们没问题吧。

只见许杰的眼神一下子夹了刀子,紧紧看着易烊千玺的一举一动。反观易烊千玺自然地抽开安抚王俊凯的手,看向了许杰:“听李真真说,国庆的演出剧本你写完了。”

许杰没想到自己遇上的“情敌”会一开口说这件事,没回过神,还继续恶狠狠地盯着易烊千玺的脸。

“兄die?”王俊凯忍不住叫他回神。

对于许杰,果然还是王俊凯的呼唤管用,一下便反应过来,懵懂地看着王俊凯,脸上尽是“?”的表情。

王俊凯脸上三条黑线,心里吐槽这大兄弟是哪一路的,居然反射弧这么长?

易烊千玺没被回复也不气,看完王俊凯喝完了保温杯盖子里一点点泡完的一包药,让王俊凯把药收好就离开了,末了提醒了句食堂的午餐还没吃。

看着易烊千玺不say一句再见的背影,王俊凯领悟到了,高冷依旧如传闻中的学生会会长。估计和自己一样忍受不住这种有些不知所以的人,这背影都带着点不愉快。

此时,教室里就留下王俊凯和许杰二人大眼瞪大眼,王俊凯看着窗边透进来的阳光,再看看自己湿了的三角地带:

“要不....兄弟你也去吃饭了。”

许杰:……

吃过药再待在学校午睡过后,好汉王俊凯的血条大致是恢复了一半。

王俊凯回过头看课间还在奋笔的孙安希,敲了敲桌面:“今天你可有点出卖我的意思呢?”

孙安希皱眉:“你这么说我就不乐意,我这么干得少吗?”

王俊凯:“......你个大猪蹄子。”

“去一边。”孙安希踹王俊凯凳子,“人是好心帮我把热水送到你这的。多热乎的一颗心,对上你这种货色不知道好歹。”

“热乎,是挺热的。”王俊凯扯嘴角笑,“我这种货色怎么了,也是有小姑娘来投怀送抱的。”

“你说你还不会真是弯的吧,”孙安希突然放下笔,严肃地看着王俊凯,“从小到大都没看出来啊王俊凯同志。”

“您说话真逗,国旗下长大的我根正苗红,腰杆笔直。”王俊凯挑眉,抓了抓手上的衣袖,发现自己身上还套着易烊千玺的衣服。又摸了摸衣袖,穿着还真舒服嘿。

孙安希用笔敲着桌面说道:“您老也没听过句话吗?人间不直的。”

这下王俊凯欲反驳,感受到了藏在书包里的手机的震动。

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周后,王俊凯确认没有班主任的身影后在背包里划开了手机。

王源:紧急呼叫王俊凯,王俊凯,王俊凯,收到请回复。

王俊凯挑眉:帅 逼收到,请 傻 逼说人话。

那边王源很快回复:放学后江湖救急,我和你说个重要事!

王俊凯:朕已阅。

王俊凯合上手机,回头看了眼孙安希:“下午你有事吗?”

孙安希抬头说道:“没有啊,怎么了?”

“我有。”说完王俊凯就被自己逗笑了趴在桌子上。

孙安希:.......md,zz

=======
作者有话说:因为每每称呼zhuxi的时候,都会被和谐。为了方便,就称呼为会长吧。虽然我还是觉得zhuxi这个名字好多了,有气势啊~
后续发展都会稍微快些啦,差不多都提纲上线了,更得也会更快了

 
   
评论(9)
热度(123)
叨扰,请问你的笑里藏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