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简丹丹心

破晓黎明 第一章

*中二  异能
*校园 HE
*保护我方434√

Joker学生会第一篇之【红色字母“L”】
(1)前引:
是雨。静谧的山谷笼罩在雨雾中,雨点淅淅沥沥争先恐后地拍打着地面上的一切生物。

突然,一阵引擎启动的声音响起,打开的黄色照明灯撕破了山谷的幽暗。山脚下的聚集的人们躁动不断,欢呼声叫好声揉杂一团,所有人的眼神都聚集在并排的两辆红色的兰博基尼上,不断有起哄的人吹着口哨给现场增加气氛。

“嘘……”

身着超短裙性感而妩媚的女郎走到中央的两车之中,一手拿着红旗,另一手将手指风情万种地地放在薄唇前,全场渐渐安静了下来。

“Are you ready?”女郎对车内的人各投去一个媚眼,缓缓将手中旗举起。

“Go!”

旗子挥下,两辆车便如脱弦的箭同时从起点驶出,卷起的气流将所有人的头发衣物带起,现场的气氛再一次被点燃。

远处驶出的两辆车已经开始不断相贴摩擦分开,发出一阵又一阵金属碰撞的闷响。

其中一车内的亚洲男子透过窗户看了眼身边与自己纠缠不断的车身,漫不经心一抹笑容。还是不够啊。

男子猛踩离合器,只见码数表一下转了动大半圈,车子扬尘而去。

另一辆车的洋人见状,也丝毫不怠慢。抓紧方向盘,踩下油门加紧跟上。

洋人的目光始终紧锁在前方的车辆,感受着路程的减少,两车的距离也开始不断拉大。

洋人额前的冷汗一点点渗出,咬咬牙,将车驶向右边,将码数表加到最大,巨大的引擎声在整个山谷回响,只见车子直愣愣地撞上了前面的车。

前面的车被特意找好角度的车子撞得在原地旋转几圈,地面上划出道道痕迹。

罪魁祸首却顺着角度继续向前驶去,留下一串得意的欢呼声。

看着远去的洋人的车窗探出了强劲有力的手臂,伸着手指中的最后一节。亚洲男子回敬了一个了然又讥讽的笑。

只见男子镇定而又娴熟地转动方向盘。原本无法控制的车在男子的动作下稳当停了下来,利落地打开前照灯,毅然向路边的草地里开去,不一会儿就隐匿在了黑暗中。

这边一路没再见到那名亚洲男子的车的踪影,洋人早已得意地放松了紧绷的身子,加快速度自行到达终点。

而即将到达终点时,洋人车子打开的前照灯却打在了终点线前的一车一人——那辆骚包的红色车辆横拦在终点线前,车身是被碰撞才能造成的凹痕,车旁的地面留下了汽车漂移轮胎大力摩擦留下的划痕。而车边,男子靠着车身含笑看着他,耳边享受着所有人的欢呼。

“Fuck!怎么!怎么可能?!”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胜负,已分——

 一、学生会の連中。

菲利普大学是A市顶尖的百年大学,坐落于A市显眼的热闹中心。许多优异的学生都被汇集在这所古老学校内,于这所学校毕业的人士不少已是社会上的精 英栋 梁。但它却与其它名校不一样。

没有过招生信息,没有分数线,也从不出现在报考资料上。只是在特定的时间内,每一位录取的学生都会收到一份录取通知书。

上面除去录取内容,录取通知书的左边纸内总会留着那么小小一行字:

“我们能保护你担忧的一切,你需要我们,你一定需要我们。”

而这所学校更有特色的,是它充满的欧美国家气息。作为百年老校,学校的大部分陈设却是依照九十年代西方国家的学校建设所设计。铅华洗尽,劣迹斑斑的围墙上爬满了爬山虎,似乎将整个大学囊括在内,别有一番神秘。

今天,是菲利普大学新学季开始的第二天。原本寂静的校园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学校宿舍有了生气,校园小径又开始有情侣散步,操场上又开始有三三两两的学生并排聊天,学校水池边又开始热闹起来。

而此时却有一个地方还是无尽的低气压...... 

Joker学生会专属楼内 一个男子不羁地把脚放在办公室内桌前,黑着脸看着眼前的人把文件铺满了桌子,心中的怒火怎么都压抑不住 。

“看我有什么用,我的美色就能让你用意念力完成工作吗? ”

“想多了,你的脸唯一的价值只能那群科 学怪人研究人体上皮组织的厚度。”

王源微微一笑,礼貌而又乖巧地回了句:“滚。” 

然后在同一时间,王源就感知到自己手上捧着原本冒着热气的披萨上结了一层冰霜。

“王俊凯!” 

被点名的罪魁祸首也丝毫不愧疚,把腿从桌上拿下来:“怎么了?”  

王源也不退缩,杠着脖子:“作为半个领导,你这属于以私人情绪恶意虐 待手下进食行为。”

“是吗?”王俊凯笑,转向另一侧,“王子忧,你来说。”

离沙发不远处的调酒台前一个男生背对着两人,闻言盖上了书本转过了高脚椅子。

“上期末结束前,副会长已经在最后一次会议说过了,大家在餐厅室外不允许任何进食行为。这也是副会长根据你多次在专属楼里无限制进食的垃圾数量决定的。学生会的各位懒惰到无以复加,已经导致了几次垃圾成堆的现象。”

只看缓缓道来,不疾不徐的那人有棱有角的脸庞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俊美异常。一双清澈明亮,透着些许孩子气的眼睛此刻正弯弯地透着笑意,一袭略微紧身的黑衣将完美的身材展露无遗,最显眼莫过于他亚麻色的头发,漂亮的令人乍舌。

王源闻言得意一笑,“哈,那次会议刚好我没参加,不知者不怪。”

王俊凯说:“那你现在知道了?”

“不客气。”王子优绅士一笑,看着半空中飘着的人歪了歪头附言。

“真辛苦你啊兄弟。”王源收到王子忧这会心的一记刀子,忍不住捂住了自己胸口,收回手上的能量,从半空中稳稳当当落下地面。

“别下来啊,飘着多舒服啊。用脚踩脏了地板清洁阿姨还要拖地。”王俊凯说道。

王源翻了个白眼没理会这个一工作多就脾气暴走的人,把已经冷冻的披萨丢进垃圾桶,又跑去拆桌上没开箱的饮料。这人就像嘴里没点东西就不舒服似的。

“我说,听说老大要回来了,你不如把这些都给他,也该好好休息休息了不是。”也避免战火牵连到我们身上不是。王源借着话头的机会,把不知道从哪来的汽水往王俊凯边上一放。不过几秒就已经冰冰凉凉了。

“可乐杀精子。”王俊凯白了他一眼,随后才反应过来他刚刚听到了什么,“他要回来了?怎么我不知道?”

“哎呀,就昨天老大在群里发的消息。”王源开口。

“咳咳。”不远处的王子忧咳嗽了两声。

“噢?我怎么不知道你们还有群?”王俊凯微笑脸,轻飘飘地睨了眼专属楼内的两人。

室内一下噤若寒蝉。

这群都说一个寝室十个人能有十一个群出来,你以为你幸运地在这个群里,但往往在不知道的地方总会少你一个。

但是他们学生会十分公道,一个学生会就一个群,只不过是两位上头都不在罢了。这也是众人哭诉被如何压 榨时的唯一空间了。王源心里滴血,谁又知道那个变态老大是怎么进的群,还发了条消息,愣是把正在义愤填膺控诉王俊凯又让自己赔偿公务的刘志宏吓退了线。这下社 会 主 义的墙角也被王俊凯发现了,只能给凿了。

王俊凯深深地看了眼一脸痛苦不说话的王源,内心大大地翻了个白眼。

王俊凯觉得他有必要重新介绍下他的位置,学生会副会长。

是的,他并不是学生会的老大。

但是那理应放在带有学生会会长牌子的桌子上的文件总是堆满在自己的办公桌上。 

这让王俊凯认识到了一个词,悔不当初。

这个故事要从一年前的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来说起。

那天被几个人围攻在小树林的王俊凯,对着突然出现挡在自己面前的人,眼中闪烁着光芒,缓缓开口,说道:

“你......闪一边去,别妨碍老 子 动手。”

王俊凯将人一把推开,毫不费力地从原地跳起落到几个人的身后,用力向他们颈脖击去,打晕。

王俊凯蔑视地看了一眼地上莫名其妙找茬又没本事的人,转身就走。结果就感到脚下一沉。

抱住王俊凯脚的夏金逸仰起头,原本俊美的一张脸因为被王俊凯推开而被大地母亲疼爱,学校草地刚下过雨带着清新空气的泥土都粘在上面别提多好看了。

夏金逸一脸“你别走”的表情,说道:“朋友,看在我救你的份上你要不要考虑来我们Joker学生会。”语气颇像洗脚城外站着拉客的服务员。

“到底是谁救谁……”王俊凯无语。而且Joker学生会?王俊凯看着夏金逸,就算他才入学不到一周,他也知道学生会在学校的地位。学校里赫赫有名的学生会会招这样的人,真不知道是里面的 人脑 残还是这个学生会就是虚名。于是王俊凯听到这话时,脑门上顶着一个大大的“滚”,心里想着 傻 子。

“那是你救我,你身手了得,我们会就需要你这样的人啊。”

“真的?”王俊凯挑眉。

“真的真的!”夏金逸小鸡啄米般点头。

王俊凯盯着夏金逸的脸看了两秒,脑门上多了几个字:“ 傻 子快滚”。

结果王俊凯要走,夏金逸不让。王俊凯也不知道这人哪来的力气,自己被抱住的脚居然一点都动不了。

拉拉扯扯间,王俊凯身边的树被风刮过,空气中传来清亮的薄荷音:“哪有这么麻烦。”

随后王俊凯的头被一砸,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回到现实,王俊凯扶额,太阳穴隐隐作痛。

然后那天被绑到学生会的王俊凯被传说中不凡的学生会几个人拿着锅铲威逼利诱留在了学生会,开始了凄凉的副会工作。而所谓会长,王俊凯其实见过那个人,那天戴个口罩看了自己一眼,似乎是很满意般拉上行李箱走了。自此再没出现过。

王俊凯在后来也询问过这个所谓会长为何没有出现在学生会内,却都被所有人打马虎眼忽悠过去。而且自从那个会长走后,学校里一些异能者躁动不断,所有人携带上刚上任的王俊凯忙得不可开交。久而久之,王俊凯也没有再问,问也问不出所以然。

 “算了。王源,你尽快让所有同学在今晚之前全数报到,处理好那些想混进学校探资料的人。”王俊凯挑挑眉,撇开这个会长,直接把几个文件往王源面前丢。

不管人家回不回,该做的活是一个都不可以落下不是。

“诶哟,我尿急。”哪知王源条件反射地连忙躲开文件,假装夹住了两腿,捂着肚子。

“哟,”王俊凯翘起二郎腿,“那行你上学校那公厕上去,子忧关厕所门。”

背对着两人看书的王子忧回头无奈地看了眼王俊凯,没做动作。

王源义愤填膺:“学校公厕离这几百米呢!”

王俊凯:“你不乘风而去吗?而且楼内厕所不收费距离近,无功不受禄,你不做点什么就享用厕所,对不住人家。”

王源不服气地站起身子:“怎么的,这厕所说话你还能听见了?”

王俊凯不客气地抬脚就要踹:“你踏马现在不尿急了,还有功夫跟我在这说相声呢?”

王源躲过王俊凯的脚,接着还要再说话就被王俊凯又扔来一个文件糊在脸上。

“吃了这么多垃圾食品就废话多。”

王源: ...……

难得因为王源安静下一两秒的大楼,下一秒楼门就被踢了开来。

大门其中一边的门因为猛力的撞击飞快“嘭”地一声砸在墙上,又立马回弹回来。

能看出来站在门后边的俊俏男生原本打算静静站在原地耍个帅,却立马被反弹回来的门弄得措手不及,连忙用手扒住略重的门,“ 卧 槽!”

手忙脚乱后,刘志宏才乖乖推着门望墙上靠,无意中瞥见自家副会长一脸黑线看着自己,连忙挤出一个笑容“那个……会长啊,好久不见哈哈。暑假快乐。”

“好久不见你妹,昨天蹭吃牛排那位哪位。”王俊凯不留情地揭穿道,喝了一口水:“门和墙下次有一点损坏,老规矩,算在你头上赔偿。”

“不是,小凯啊……”

“嘭!”又是一记充满力量的出腿,夏金逸在门口大大咧咧地叉腰,“妈的,老子又回来了!”

门,重重地砸在墙壁没有反弹回来,墙壁上砸出一道划痕清晰可见,掉落了一些白粉。

众人:......……

“刘志宏,记得明天把钱交到我这儿来。”倚靠在落地窗边沙发上的王子忧,感受到夏金逸惊人的力量后,回身朝刘志宏招了招手。

“卧槽!夏智障,你妈的是不是故意的?!”刘志宏一把固住夏金逸的头将其往里带,刘志宏的力气大得惊人,整个别墅内只听见夏金逸“嗷嗷”的鬼哭狼嚎声。

“行了别闹了,刚好你们俩也来了,新生报道的事你们谁负责一下。分配完就吃饭去。”王俊凯出声制止。

“你妹的刘志宏抓到老子裆了!嗷!”

“好了停下来你们俩。”王俊凯扶额。

“卧槽!夏智障你给老子把封印解开!”

“会长,似乎没人搭理你呢。”王源飘在半空中远离战场,乐得看着好戏。

“我们先走,一切破损由他俩承担。”王俊凯咬牙切齿地说道,迈着修长的腿向门口走出。

当初把这些智障当做偶像来看的王俊凯再一次觉得自己就是个傻逼。

第一次是因为这些人拿着锅铲站在自己面前威胁自己加入学生会的那一刻。

最后随着王俊凯脚落下,熟悉的“嘭”一声扬长而去。门兄,于当日寿终正寝。

 
   
评论(4)
热度(60)
叨扰,请问你的笑里藏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