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简丹丹心

【中秋贺文】NO.5 U&me

千凯吧官博:

写手: @简简丹丹心 


U & me

 

——你爱他吗?

 

——我爱他吗?

 

——我(你)知道答案吗?

 

(1

2014年中秋节,是和王俊凯合作搭档的第六个月。

月圆,代表着团圆。屋内,十来人七七八八地躺倒在冰凉的地板上,寂静地可怕,满地的殷红在窗口透进的月光照应下格外刺眼。

屋外却传来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打破夜幕伪装着的寂静。

“千玺,你说为什么别的杀手今天就休息,我们两个倒是继续工作。”副车座的男人擦拭着手上的手枪,不满地开口。

被叫做千玺的男人则专心地看着路开车,“嗯。”

车窗还未完全关闭,带着丝秋气的冷风灌进车内,男人开口继续说叨着,一边关上车窗。

车速愈来愈快,车内的絮语被窗外呼啸而过的风一一揉碎。唯一能见,副车座的男人不断地说着话,偶尔停下听着开车的人开口,虽然不多但是却似乎总能让男人的笑容挂在唇边。

当车缓缓停下,只听男人一句:“要不下个中秋我们一起过?”

而开车的那人只是微笑着,笑意不深不浅。

 

(2

职责是救死扶伤的医院似乎从来没有安静过,只有二楼病房重病患者的房间鸦默雀静。吊瓶滴答作响,消毒水味直扑口鼻,每个房间里都充满着死亡的气息。

30分钟,从病床清醒到现在,已经30分钟。

我的脑子里混沌一片,皱眉看着医院雪白的天花板,分明地感受到身体上的不舒服,不是伤口..可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哪里不对劲......

“现在感觉怎么样?”ROY端着自己的水杯,在我的身边坐下。

ROY是组织里不错的一个医生,也在组织待了很多年。自己误打误撞认识后,两个人也以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方式相处着。

“嗯,还好。”我答。看着ROY的大白褂,我心里却有些疑惑不已。

我为什么在这里?为什么受伤?发生了什么?

实际上,作为行动派,我将所有问题都扔给了ROY。

“千玺,”ROY迟疑一会儿开口,“发生了你都不记得?”

“嗯。”

而后,ROY的回答令我感到匪夷所思。

“昨天晚上,盟里派下让你拦下邹埮团伙的一批军火。你一意孤行,人手坚持不带多。自讨苦吃,带的人无一生还,而你只是在撤离的时候,头部受伤。”说完这些,ROY顺带喝了口水,看着地板,还小声嘀咕了一句:“就知道说不定脑子会有些失忆,还不相信我。”

任务?我忽略他的嘀咕,专心搞清楚他所说的话,“今天不是9月27吗?”

ROY端水杯的动作明显一滞,将自己看地板的目光移向自己,“你说什么?”

“今天不是9月27吗?中秋,王俊凯呢?”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ROY看向自己的目光里闪过一瞬的灼热。

“王俊凯?”ROY又是一句疑惑的话。

“ROY?”为什么?ROY今天那么奇怪?

“今天的日期是什么千玺你记得不?”ROY把自己的凳子移前,一脸急切地看着自己。

“别离那么近,2015年9月27日。”我一向不喜欢别人靠自己很近。哪怕是这个认识几年的朋友。

“王源,王源,王源!”ROY笑了笑,下一秒突然扯开嗓子喊着名字走出病房。

莫名其妙。

我望着ROY离去,打量着病房。

病房比较宽阔,却只有这张病床,一张桌子和一把长椅。

无意中瞥见病床边ROY遗留在桌上的手机,勉强撑起身子,拿过手机。

133********

凭着记忆将那串熟记于心的号码打出来,联系人内显示出王俊凯三个字,拨通。

虽然我并不清楚现在的处境,但是既然今年两个约了一起过一个清净的中秋,总需要兑现。

王俊凯最讨厌不守信用的人。

按王俊凯的性子,不信守估计会被撩去压榨钱包一阵。

想着,我不禁笑起来。手机里的忙音还在不断循环。

“易烊千玺。”王源从病房外跑进来,身后的ROY不紧不慢地跟着。脸上的表情不再是刚刚那么开心,笑意淡了很多。

“王源儿,你哥今天有任务?”我说。

“我哥?!”王源的反应的语气有些像ROY,却更激烈,而且多了惊异。

“否则,连电话都不接了。”我一边心里疑惑着王源的反应,一边继续说着自己的话,淡笑着放下手机。

虽然笑着,但胸口却传来一阵不舒服。

而王源似乎没听见我的话,径直忽略,还是一脸不可思议和疑惑,“你说王俊凯?”

“王源你......”我想说怎么了,但被打断。

“易烊千玺,王俊凯是谁?”

我有些哭笑不得,“王源,王俊凯不是你哥吗?你自己不认识?”

“我说资料!”

看着王源神色开始恼怒的时候,我开始认真起来。虽然不明白ROY和王源的反应为什么是这样的,但敏锐的直觉让自己知道应该出了事。

“王俊凯,男,21岁,身高182,体重80.我盟S级杀手,于2011年加入盟内。擅长近攻,匕首为主器。组织于2014年安排王俊凯和我搭档,搭档期间......”这些,铭记于心。不需要可以背下,似乎透过和王俊凯一点一滴的相处中,自己都记在了心里。

自己还没说完,就被王源重重的一声踢柜子声音打断。接着,王源满脸不爽和愤怒快步走出病房,砸门声略震到耳膜。ROY往我的方向看了一眼,我点了点头,再次随着一记轻轻的关门声。病房再次剩下我一人。

握着略冰冷的手机,再一遍拨通号码,听着不断循环的嘀嘟声,烦闷的心里有了一丝安抚。

我勾起嘴角,看着手机屏幕上“王俊凯”三个字。

等等,

我猛然按下手机按键,屏幕瞬间暗了下去。

为什么...这个画面,似曾相识。

而我,为什么有这种情绪?

 

(2

身上黏黏稠稠的,似乎是冷汗浸透了全身。额头的汗断断续续地滑下,擦过耳垂,低落在枕头上。

睁开眼,灯明亮地照明着整个房间。简约,房间全体调色都是灰白。唯一显眼的就是桌上一对红蓝的杯子。

我翻身下床,拿起桌上的蓝色水杯将里面的水一饮而尽。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天之后,自己不断思考那天的所有情节,却百思不得其解。

现在...我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十一点半

恢复一些后回到盟里也两三天了,王俊凯似乎没来一次。

走出门,跑到楼下管事拿出自己的手机。

做任务前上交手机是必然的事情。一是防止任务失败给对方过多的信息,二则是为了查阅手机内容。查阅手机,则是为了防止背板。

按下开机键,我思量着需不需要给王俊凯那个家伙打电话。从出事到现在,那个小没良心的真就没联系过自己一次。

自医院之后,几乎全部人都在帮自己找回记忆。自己断断续续也找到一些,而没有人提起过王俊凯的事,王俊凯没出现,自己对他的记忆也不记得一丝一毫。

因为中秋没联系他吗?生气了?我如是这么想着。

手机屏幕一瞬亮了起来,打断我的思绪。锁屏画面上赫然跳出一只羊。

什么时候换的锁屏?记得就在前段时间,王俊凯逼迫着自己在手机屏幕上换成了他的照片。

突然,我滑屏幕的手指一顿,定定地看着手机显示的时间。

2016年5月20日

 

(3

我尽可能让自己有些慌张的心镇静下来,避开锁屏。直奔手机内的联系人

王俊凯,王俊凯,王俊凯

又是这样,莫名的心慌,这种糟糕的感觉。

可是不论自己如何翻找那个铭记于心的名字,却不见那栏字的出现。

“W”打开搜索条目,也搜寻无果。就像,自己手机里从来没有存过这个联系人,连消息记录也没有。

我皱着眉打开各个软件,相册,录音.....都没有关于王俊凯的一丝痕迹。

就像,就像自己从来没有认识这个王俊凯。自己的生活内压根没有这个人路过。

可是,输入法上打上的w便立刻出现的王俊凯三字,却证明了王俊凯是真的在自己生活中出现过。

目前唯一的实物证明。

 

(4

“砰!”一记重重的踢中沙袋的声音在偌大的训练场回响。

“悠着点。”我一边游刃有余地躲避对面的训练对手,一边对着解决完训练对手拼命踢沙袋的王俊凯说。

可他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愿,一下又一下踢着沙袋,似乎在发泄着自己的某种情绪。

加快速度解决眼前人,我盘腿坐了下来,出汗过后的宽松裤子粘稠地帖着皮肤。

“心情不好?”

回答自己的是一记闷闷的踢沙袋声,王俊凯迟迟不说话。

这是王俊凯一贯心情不好的反应,不答话。

大概地得到自己想得到的答案,我撑着手坐在地上静等。

“千玺,”王俊凯终于停了下来,径直脱下自己的上衣,上衣已经被汗水浸湿。

”怎么了?“我拍拍手,站起身看着他。

”你杀我,我杀你,哪个几率大?”王俊凯转身看着我。

我一瞬间语塞,思考半天才缓缓开口:“前者。”因为王俊凯经验足,在盟里的时间也更长。如果自己真的有组织想灭掉的时候,王俊凯杀我是必然的,自己并不是没看过王俊凯的冷酷。

王俊凯向着我的方向又进了一步,“你杀我下得了手吗?”

“我....”而我顺着王俊凯的动作,往后退了一步。

(5

我摸了把额头的冷汗,扶着额将刚刚出现在脑内的画面过滤,呆呆地望着房间天花板。

自己竟然又做了一个梦,而且再次和王俊凯有关。

他不可否置,他现在的状态是失忆。所以才为以为今天是中秋?不,失忆应该是选择性失忆,不然自己也不会记得住去年的事。

如果询问王源和ROY,看他们从不打算和自己透露什么,绝对得不出答案。

那王俊凯呢?这个问题我才是最想知道。每次想到王俊凯,自己的胸口竟然是闷的。

自己下床,在房间内到处走,企图自己能找到思绪。当然,刚刚浮现在脑内的画面让自己知道,还是有用的。缓了缓头疼,试着整理了一下,却是茫然。

王俊凯问自己,我杀他,他杀我哪个几率大?下得了手吗?

那我的回答是什么?下得了手?还是,狠不下心?

我走进卫生间,用冷水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看着镜子里面的一个人。心中空落落的感觉让自己有些无措了。王俊凯,此时心里面想的是王俊凯。如果王俊凯在就好了。平时,两个人再累但只要在休息的时候都会聊天,自己虽然比王俊凯进盟时间短,但是王俊凯几乎是处处需要自己照顾;王俊凯明明比自己小,但安慰人却很不错,至少自己每次的不良情绪都能被王俊凯安抚下来。

这间房间,以前是两个人一起住的。

明明房间就是对门,可王俊凯在某一天却提出要和自己共住一个房间。

我没有拒绝的余地,因为待两个人训练回房间之后,自己的房间内已经放好了王俊凯的东西,在房间的每个地方都有。

刚想回头询问身后的罪魁祸首,王俊凯装小可怜的脸却直直撞进自己眼眸里。自己被堵的一句话没说。

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么没用,被王俊凯一张“可怜”脸就击退。

当然,王俊凯住进来也没造成影响。除了每天的唠叨,没完没了的收拾东西,会给自己造成几点伤害的故意卖萌其他也还很正常。

然后,原本就是搭档的两人待在一起的时间也越来越长,相伴着进出各个场合。

对于自己来说,自己一个人有任务,完成回房间的时候,房间不再是乱糟糟。以前,自己有时还需要耐着性子去收拾,现在已经有了个看不下脏乱的免费保姆也和好,就是唠叨一点而已。

“千玺,你自己看看桌子上你的饮料,以后喝完能不能扔进垃圾桶?”王俊凯一手指着饮料罐,一手叉腰上。

“千玺,下次你再多买几个垃圾桶吧,不够装了。”王俊凯两手踢着垃圾桶,无奈地看着才收拾到一半的房间。

“千玺,你别又把换洗衣物扔沙发上,放进里面去,我好扔洗衣机。”王俊凯瘫在沙发上,头也不回看着电视就说。

“千玺,千玺,千玺......”王俊凯喊自己的各种模样在脑内闪过。

不用想,自己也感受到自己此刻是笑着的。

 

这样有人陪伴的感觉让自己感受到真正的温暖。

有个自己原以为这样就够了,自己接下来的日子就这么过就好了,但是——

但是——

王俊凯躺在自己怀里,嘴里细声说道的是字“千玺”,很无力,很飘渺,却很坚定的一句“千玺”。而自己紧紧抱着他,脸上划过的是泪。

我楞了下来,对刚刚浮现的画面慌乱到不知所措。

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什么?!

再次陷入无知中,郁闷。再次拍了把冷水在自己脸上,狠狠地,像是在惩罚自己似的。

 

(6

自己今天一天都在房间里渡过。因为受伤,一周内都没任务,虽然惬意但也不习惯。上次浮现的有关王俊凯的画面也将自己原本清晰的脑子搅得一团乱,很乱。

临睡前,我在床头柜上将ROY自受伤后就一再嘱咐自己要吃的药吞下,伴着温开水服下。

这几天自己就不约而同晚上都会多少做梦,也不约而同都是有关王俊凯。

将这几天零零碎碎的梦整理出来,即使不完全也很乱但也能顺藤摸瓜,得到更多有关王俊凯的记忆,只是有关那个画面的相关后续再也没出现。都是一些零散的和王俊凯搭档的画面。

我抿紧嘴唇,闭上眼。今天,又会梦到什么?

自己似乎将所有对王俊凯的全部思念寄托在梦里。王俊凯真的没在出现过,一次也没有。虽然自己想急切地回忆到关于王俊凯最后的记忆,摸清他究竟在哪里,可内心深处似乎想着去想起和王俊凯相处的点点滴滴,而避开最后的那部分记忆。本身自己就矛盾着。

止住自己再要想下去的思绪,伸手将灯关闭。随遇而安吧。

屋内,易烊千玺安静地躺在床上,被房间内的黑暗包裹着;屋外黑幕笼罩着全部天空,无数的星星爷欲挣破夜幕探出来。夜的潮气在空气中漫漫地浸润,但却扩散着一种感伤的氛围。

真相永远只有一个;

但是柯南揭晓真相的时候,从不会理会其实总有人不想知道真相。

(7

夜晚,因为是漆黑的。隐秘的感觉令许多秘密进行的事都是在这个时间点。似乎毫无例外。

偌大的办公室内,看着眼前笑得意外温柔的一个中年男子,易烊千玺没有丝毫松懈。

每一次接受任务,都是靠NICK的秘书传达和下任。那NICK来下任务,只能是有很重要的事。

“首先恭喜你,进盟没多久,就成S级的杀手了。”男人拍掌的声音在房间响起,十分清晰。

“多谢NICK。”易烊千玺继续无表情地站着。这个男人的手段他不是没见识过。没搞清楚他将要做的行动前,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那接下来,我不拐弯抹角。王俊凯,他同样是盟内的S级杀手。你们搭档一年多,你应该清楚他的实力。“说到这,男子停顿一下,看了一眼易烊千玺的表情,继续说道:“如果我说,王俊凯是A盟的——”

接下来的话,不言而喻。他知道NICK从来不愿多说其他的。

“所以?”

“我需要你去完成任务,杀王俊凯。”

 

(8

易烊千玺将王俊凯紧紧护在怀里,躲避在电梯门后。

因为王俊凯的一瞬间失神,原本应正中落入门口守卫的心口却一下打在守卫大腿上。守卫拉响警报。即使易炀千玺将守卫开枪打死,也无济于事了。

T盟虽势力不大,秦青作为老大也都逃了。但这里的一些人对盟里还是有着感情的,很多人也都没有离开。人多不好处理,杀光只会惹人注意。但现在看来,也许只能全部下手了。易烊千玺看了一眼被自己环在怀里的王俊凯。

不久,听到离电梯不远的楼梯上穿来杂乱的脚步声,易烊千玺将王俊凯松开。两个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王俊凯突然走出电梯门,冷淡地看着刚好进入射击范围的猎物。将枪口瞄准楼梯最后几个人,几声枪响几个人倒地。正下着楼梯的人听见后面的响动,几乎是回头看情况。王俊凯再次将枪头滑向中间位置的人。

易烊千玺则跑上前,速度极快,将迷药洒在一行人中间。

默契十足。

顷刻,大厅安静下来。没有了惊呼声,没有了杂乱的脚步声。

因为敌人已经解决,两个人提起来的心也回到了原处,轻松了很多。

王俊凯拍了拍易烊千玺的肩,“今天因为我出了点状况,不过还好顺利解决。”王俊凯易烊千玺眨了下眼,“M盟好搭档。”随后转身在地上一个人身上找出手机,拨给组织汇报,好让另一组进行下一步行动。

良久,王俊凯汇报完毕,回过身子,“千...”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刚出一个音节便被硬生生收回去了。

王俊凯转身那一刻,易烊千玺用对准敌人的手枪,位置对准了正对面的王俊凯。

他不知道,自己要犹豫多久才会真正狠下心去将那染过许多血的枪口指向那个名叫王俊凯的人。

而王俊凯竟然没有一丝惊讶,坦然地看着眼前明明用枪口对着自己却将好看的脸皱成一团的人。缓缓举起枪,也对准了易烊千玺。

扣在手枪的手指松了些,张开五指活动了一下又再次回到手枪指环的地方。易烊千玺失望至极。他其实想听到王俊凯会问他原因,然后自己会听到解释,最后发现这一切都是误会。可王俊凯的神情却是冷淡的,没有一丝想解释的样子。

但易烊千玺也猛然想起王俊凯问过自己的问题,“我杀你,你杀我,机率哪个大?”

这大概不用解释了。王俊凯,原来你知道我们会有刀枪相见的时候。

“千玺,我数五秒吧。”王俊凯微笑着,握着枪的手更坚定些,比起易烊千玺有些颤动的手,显得更为冷淡。

“数五秒,谁死谁生,就靠枪法了。”

易烊千玺看着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小...王俊凯,你就没有一点解释吗”

“没有。”王俊凯突然笑了,发自内心的笑,但没有那么灿烂。只是眼中的情愫可以显而易见。

他真的绝望了,看着王俊凯的目光,他心中的悲痛更加明显地在眼中流露出来。刚刚让自己觉得也许还有一丝回转的机会也被王俊凯扼杀。

“好。”易烊千玺颤着音回答王俊凯上一个问题,单手举着枪的动作变成了左手托着右手握住枪。

王俊凯闻言还是笑着,看着易烊千玺,缓缓向他走去,手上的枪也没落下来过。

易烊千玺就这么站着,目光也没从王俊凯身上移开过。

王俊凯靠近着易烊千玺,缓缓伸出左手抱住他,手上的枪抵在易烊千玺的右边胸膛。相对的,易烊千玺也伸出手环住王俊凯的腰,将枪抵在王俊凯右边胸膛。

“一烊千玺”

“二烊千玺”

“三......”

王俊凯继续轻声数着数,吐出的气息萦绕在易烊千玺耳边。易烊千玺一言不发,尽自己可能,隔着枪,用力地抱着王俊凯,越来越紧,仿佛要把自己的所有难过让这个人也了解到。

“四烊千玺”

这个时候还可以喊停吗?还来得及吗?易烊千玺闭上眼,紧紧环着王俊凯腰的手抓了抓他的衣角。

自己已经错过了喊停的时刻。

“五二一玺”

话音未落,两颗子弹同时射出,两声枪响融为一体。

一颗,正中心口。

一颗,从肩上擦过,直向身后不知何时出现的人。

 

 

易烊千玺愣愣地抱住将要滑落的人,顺势跪倒在地。不远处的子弹染着血,静静呆在地板上。

怀里的王俊凯断断续续地念着千玺,小声,很小声,但是却依旧坚持着念,一遍又一遍。

而易烊千玺只是无声地将怀里的人抱紧,抱得很紧很紧,越来越紧。

他怕了,他害怕了。他失去了这个温暖的王俊凯,失去了他,永久地,再也不可能拥有他。他怕他消失了,可是,却是自己动手杀死的王俊凯,让他消失的人是自己!

易烊千玺转身看着被王俊凯开枪杀死的人,脖子的标记是A盟。

王俊凯选择的是保护自己。

“千玺.....”怀里的王俊凯还是念着自己的名字,易烊千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只手扣住王俊凯的后脑勺,对准薄唇便亲吻下去。声音突然消了下去,大厅内也一瞬没了声响,只见大厅中心的两人紧紧相贴。两个人摩擦着的衣衫,均染成了刺眼的殷虹。可是两人似乎都不在乎。

易烊千玺用力地摩挲王俊凯的唇,尽力地描绘着王俊凯的唇形。转到后面,则是用力啃咬着,

急匆匆地撬开王俊凯的嘴,将舌头伸进口中,掠夺着王俊凯的一切。

而王俊凯也不顾自己的伤口,拼尽力气与易烊千玺缠绵。

千玺呀,我们的结局....就只能是这样了。

结局只有一个,但我其实不舍下台。

===========================END==============================

番外:

“易烊千玺!”王源几乎是飞奔着到易烊千玺的房间的,而易烊千玺的门紧关着。

手上的拳头渐渐握紧,手指的手指甲深深刺进手心里,王源隐忍着自己的怒火,冷冷地对身边的ROY说:“钥匙。”

ROY不为所动。

“我说钥匙。”王源的语气内多了些温怒。

ROY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也没动。

“ROY!”王源此刻毫无保留地吼了出来。

“王源,你不能让千玺一直就这么什么也不知道下去。”ROY叹气,走近王源,手停留在他的头上。

“......”王源沉默着,可颤抖的肩膀却表达着他此时的心情。

他没法忘记去年他们赶到王俊凯和易烊千玺身边的时候,易烊千玺抱着血淋淋的王俊凯的情景,两个人身上的血迹都已经凝固,周围地上也血迹斑斑,充斥着刺鼻的腥味,两人整洁的衣服也已经破皱不堪。

王源不是傻子,他也清楚自己和王俊凯是什么身份。看着躺在易烊千玺怀里毫无血色的王俊凯,王源狠狠地咬着自己的唇,憋着自己的泪,向易烊千玺咂过一拳,“易烊千玺!”

愤怒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大厅。

“你他妈都做了什么!”

王源那一拳力度不小,可易烊千玺却纹丝未动,依旧抱着王俊凯。眼神空洞绝望。

 

王源见状火气更大,刚要再次走近易烊千玺,却被ROY一把拦下,一把把自己圈在怀里。

 

“ROY,你让开。”王源挣扎着,恶狠狠地开口。

 

ROY还是那样,默默站着,什么也没动。

 

王源猛地抓住ROY的衣服,转身,想用过肩摔将ROY撂下,却被ROY用更大力气禁锢着,一动也不能动。

 

就像现在一样,自己无力做什么。

 

王源抬起头,一把把ROY放在自己头上的手拍下,眼眶渐渐红了,“他不配知道那么多关于王俊凯的事。”语气明显把火气压抑下去了。

 

ROY上前,将王源抱住。

 

他从来没认可过王源的做法,不论是用催眠术强制把千玺脑内关于王俊凯的一切抹去,还是把易烊千玺身边关于王俊凯的一切丢弃,他都不认可。

 

所以现在王源如果再次想要抹去千玺的记忆,阻止自己帮助千玺,那么自己会尽力拦下他。

 

即使有些记忆是痛苦的,但是美好记忆也存在。让千玺一直记住自己将小凯杀了很残酷,可让王俊凯从易烊千玺的世界消失,这才是最残酷。

 

ROY透过窗户,看了一眼屋内眼神空洞望着落地窗的易烊千玺。

 

“他配知道,”ROY把下巴搁置在王源的头上,“他爱他,而他也爱他。”

 

一年前,自己是帮助王源的行为。而千玺,现如今我能帮到你的,就这些了。

 

利用头部受伤,将王源一直锁着的药给千玺,做受伤的药物服用,让他慢慢记起王俊凯。

 

易烊千玺,你不能忘记。

 

不能忘记王俊凯是爱你的,

 

不能忘记易烊千玺是爱王俊凯的。

 

你知道吗?

 

 

 

*临时脑洞,不喜勿喷~

*虽然知道,中秋贺文写虐很不厚道,但是还是祝各位中秋快乐~假期玩开心一点儿,毕竟假期难得呀!作为一名吃货,首先提醒各位的就是,能吃就吃,不吃还真是可惜了233333333

 

转载自:千凯吧官博
   
评论
热度(64)
  1. 可乐千凯吧官博 转载了此文字
  2. Amber千凯吧官博 转载了此文字
叨扰,请问你的笑里藏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