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简丹丹心

狼群的首领具有优先交配权

#情人节贺文
#太子凯×王爷千

01
“太子!小王爷!开门啊!”紧闭的大门外的太监手上拿着两串冰糖葫芦,扯着嗓子焦急地拍着门。

“太子!小王爷!别闹啦!”太监听着房间里乒乒乓乓的声音,佛起袖子擦了擦额上的虚汗。

又是一阵乒乒乓乓,一剑直戳窗纸,一身影破窗跌落在地。

太监慌张迎上前,“哎呦,小王爷啊,您摔到哪了没啊?来人,宣太医!”

“宣什么太医!”清亮的声音响起,窗口又飞出一道身影,执剑直指地上的少年,“让他痛死好了。”

“哎哟,太子殿下您这是做什么呢!万万不能伤着小王爷啊!”太监欲哭无泪,这俩祖宗三天两头疯闹,自己也是操碎了心了。再看看今儿个,怎么连剑都使上了!

“易王爷,你可知错!”王俊凯气势汹汹道,泛红的脸颊像只炸毛的小猫。

“回太子殿下,小易不知。”

这下王俊凯颊更加泛红,“你...你....接招!”

说罢,扔去佩剑,腾起身躯扑向小王爷。哪知小王爷飞快从地上跃起,右手一把拉住太子的左手,将其带起。太子被迫转身,握紧拳头就朝小王爷的脸上招呼,小王爷一个下腰躲避过,抬起左脚将太子一把绊倒,伸出了右手接住太子揽在怀中:

“王俊凯,你还真舍得朝我脸上打啊?”

怀中的王俊凯挣扎着,奈何体力悬殊,对易烊千玺没有丝毫影响,只得恹恹作罢,“这有什么不舍的!”

“小易不过是听从太傅安排,每天教太子殿下吟诗一首,这有什么可动怒的?”

“那你说说,你念的是什么诗!”

“什么诗?”

怀里的人沉默了一会儿,才姗姗启唇:“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下句是,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易烊千玺嘴角微扬,接近近在咫尺的耳垂,“这诗意境不美吗?”

“流氓!”王俊凯脸色潮红,奋力踩下身后人脚面,执拳挥去,两人身影再一次纠缠在一起。

可怜不远处的太监看得不断拂袖,后背直冒汗。

哎哟,太子啊你的拳头轻点啊,小王爷你躲得再快些啊!

02

“胡闹!”大堂上面容雍尊的女人沉声呵斥,“身为当朝太子,王爷,竟然每天不顾身份在宫中打闹,成何体统!”

大堂下两个小小身躯跪拜着,身上的衣服早已不知挂彩几处,此时低着头更是不敢出一口气。

“你们二人倒是给我说说,今日你俩谁更胜一筹?”

“禀母后,是儿臣!”王俊凯低下的头颅的脸上尽是得意之色,朝跪在一边的易烊千玺扬眉。

对方同样给予一个挑眉:“再来一次?”

“我怕你?走的人是小狗。”

皇后见两人眼神交流正热络,眉头一皱,道“今日之事我可以不计较,可小王爷作为太子伴读,在太子胡闹时非但没有阻拦还与其共乐,处罚难免。千玺你可明白?”

“臣明白。”易烊千玺施礼。

“母后,您这并不公平。既然罚了千玺,为何饶过儿臣?”王俊凯抬起了小脸。

“小凯,不可。”易烊千玺连忙拉住王俊凯,制止王俊凯再开口。

“因为千玺是你的伴读,你犯错他就有过,罚他不仅是告诉千玺更是告诉你,作为皇室人家,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王俊凯挣开易烊千玺的手臂,“那儿臣今日之错也应当处罚,不宜偏私不是母后一直教儿臣的吗?”

皇后没曾想到王俊凯会反驳,此时脸已经有些拉不下,沉声道:“那好,从今日起太子王爷你二人就在东宫思过一礼拜,今晚罚抄《论语》一遍!”

“是,皇后。”

“是,母后。”

03
烛火微扬,王俊凯俯首在桌前飞快舞动笔杆,易烊千玺则坐在不远处也执笔做些什么。

王俊凯放下笔杆,回头看向易烊千玺又埋首奋斗,幽怨道“千玺,你上次多抄一份《论语》怎么不早说啊?害我现在一人孤军奋战。”

“都拦住你了,你非要逞英雄,怨谁?”易烊千玺放下笔,款款走近烛火最亮的地方,伸出了手指点点王俊凯额头。

王俊凯吃痛地抱头,道:“我不是看不得你一个人受罚吗?好心没好报!”

易烊千玺道:“还不是你自己傻?”

王俊凯闻言将笔扔在桌上,转身不理易烊千玺。

“好好好,是我错了。诺,这是给你的赔礼,不生气好不好?”易烊千玺将放在背后的纸张铺在桌上,将王俊凯扔在一边的毛笔放置好。

纸上的画俨然是刚刚埋首奋笔疾书的王俊凯,米黄的纸张衬得画里的烛火环境更加鲜活。

易烊千玺见王俊凯无所动衷,道:“嗯?不要吗?”

王俊凯轻睨一眼,眼睛一亮,又扭头不看易烊千玺和画。

不过一会儿,易烊千玺看见王俊凯伸出了小手将画卷起了攥在手里:“一副破画而已,本太子不稀罕。”

易烊千玺嗤笑一声,伸手抱起王俊凯腰肢,腾空飞向床榻。

“易烊千玺!你干什么!我《论语》还没抄完呢!明日母后要检查的!”王俊凯舞动着四肢抗衡。

易烊千玺干脆用被子裹住王俊凯整个身子,放在床榻上,缓缓开口道:“我上次多抄了两分,笨。”

04

谁家少年初成长。

当年的少年早已褪去青涩,束发戴冠。今日是当朝太子王俊凯二十成人礼,天刚亮,宫内众人皆忙得不可开交,唯有典礼的主人公还卧榻休憩。

易烊千玺推开房门,闲庭信步走到床边,拉开床幔。

床上的人蜷缩在在被褥内,不露一丝空隙。

易烊千玺不禁柔声道:“小凯,该起床了。这里的人都等你起来洗漱更衣呢。”

被褥内的人没有一丝声响,丝毫没有清醒的迹象。

易烊千玺无奈道:“这家伙起床气真是从小到大都改不了。”

语毕,继续低头唤人儿名字,身边等候的奴仆自觉将头低下不少。

“小凯啊.....”易烊千玺还没说到下句,就被床上的人儿伸手揽住了自己颈脖将自己带向被褥中,“别闹别闹。”

眨眼间看到了王俊凯泛红的眼眶,一愣,继而开口:“你们先下去。”

听到门关上后,易烊千玺才将手放在王俊凯后背,有一下没一下地安抚着他,道:“怎么了?”

王俊凯闻言,抿唇努力将眼眶里的温热憋回,半晌才开口,“父皇是不是前些日子任你为将军,让你隔日带军前往边疆镇守?”

易烊千玺一惊,道:“你从哪知道的?”

“看来是真的了,”王俊凯感到眼眶又是一阵温热,双手紧紧抓着易烊千玺的衣襟,将头埋进了那个熟悉的胸膛,道:“那你去吗?”

换来的是久久的沉默。

王俊凯忍受不住这样的安静,此时王俊凯的鼻端呼吸间全是易烊千玺身上独一无二的体香,整个人蜷缩起身子,将双腿挤进了易烊千玺修长的双腿间,把自己整个都埋进对方胸膛才算数。

抱着不断往怀里钻的王俊凯,易烊千玺加紧了双臂的力量,道:“太子殿下,时辰到了,该起来了。”

“一会,就一会。”王俊凯的声音闷闷的且喑哑。

“太子殿下,你不怕窒息?”

“我乐意。”闷闷的声音再次从怀里传来。

耐不住怀里人的执拗,易烊千玺不再说什么。空出的一只手将腰间只有一半的白玉玉佩系在王俊凯手腕上,至于另一半则静躺在他腰间。

太子二十岁成人典礼终是踩着吉时正式开始,繁琐的仪式过后,众大臣轮番送礼。落座在九五之尊身边的王俊凯此时正襟危坐,身边站着的人儿却全然对现场不施于任何关注,凛冽眉目之间全是眼前人。

父皇自前些年感染风寒开始,身子骨早已一日不如一日。近年不单是外敌不断侵犯边疆境地,边疆众诸侯也偷偷私密,没有再前来进贡,意在谋反。自己若是前往边疆凯旋归来,除去国家肿瘤记为大功,自己对王俊凯成为下任君主便有更大帮助,储位之争也可以避免。

他只愿保王俊凯周全。

这一切,易烊千玺未道明。可他知道,只需说前言,后面的话自有王俊凯懂。


05

京城传来边疆战况喜报,在与匈奴人最后一战中,匈奴大败,自退城池五百里,并承诺如期进贡。

坐于龙椅上的人合上奏折,一双凛冽的桃花眼扫视着下面的文武百官,道:“宣告天下人,小王爷易烊千玺乃皇考圣祖仁皇帝之第十六子,朕之兄也,战于边疆,威武雄健,战功卓伟。今封尔为易亲王,永袭勿替。 ”

“皇上圣明。”众大臣行礼。

“这几年来易亲王真是战绩累累,自出师以来还未有过一次败仗。”

“是啊,皇上近年给易亲王的赏赐也不少。”

“这易亲王年轻有为,又是与皇上竹马。恐怕无数大家闺秀都等着出嫁吧?”

“不急,这一战结束后,易亲王应该也回来了。不瞒您说,我阁中女儿还尚未出嫁呢。”

…………

王俊凯听着所有大臣对易烊千玺赞不绝口,还真不知是该笑还是难受。继易烊千玺到达边疆后,连连创下功绩,爵位也是一路升迁得令人眼红。自己在一年后也顺利接下储位,但少了一人陪伴,总是噩梦不断,看着血淋淋的易烊千玺站在自己跟前,却不肯给予自己一个怀抱,自己上前,他便不断后退。

王俊凯就这么担惊受怕地过了五年。

王俊凯抚摸着腰间的玉佩,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道:“今日若是无事启奏,众爱卿退朝吧。”

就在王俊凯准备起身时,外殿突然传来公公的宣告,“易亲王回京求见!”

王俊凯就这么保持着半起的动作怔愣在了原地。

直到视线里出现那个意气风发的人儿,历经战场磨炼的五官越发凛冽,战衣还未卸下,鲜红的披风垂落在盔甲上,就像一匹蓄势待发的野狼。王俊凯渐渐站直了身。

易烊千玺跪在地,双手抱拳,目光一刻不离看着龙椅上的人,道:“臣离开君王五年,今前来复命。”

王俊凯嗫嚅着双唇,没有吐露出只言片语。目光定定地看着底下的人,前后没看到有一丝血迹,这才眼眶渐渐拢上一层薄雾,

“千……平安回来了?”几乎是到了嘴边的千玺两字,被王俊凯生生给吞了进去。

“全须全尾地把人给你带回来了。”易烊千玺心疼地看着大殿上的人儿微红的眼眶,只能开口调笑。

这人。王俊凯破涕为笑。待自己不动神色地恢复内心里的波涛汹涌,才开口道:

“易亲王平身,”王俊凯拂袖,“行了,既然易亲王凯旋归来,朕当好好与你叙叙旧。众爱卿若真无事启奏,那就退朝吧。”

众文武百官你看我,我看你,还是有大胆一人站出身,道:“启禀皇上,臣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那就别说了,老子心上人都在眼前了,哪有时间听你们瞎叨叨。

王俊凯心中闪过不耐,还是开口,道:“爱卿请讲。”

“这....关于皇上后宫还无一人的问题,臣等十分担忧。”大臣小心翼翼地开口,身旁大臣连忙附和。

站在一旁的易烊千玺扬了眉,玩味地看着正目不转睛看着自己的人。

易烊千玺的动作自然没逃过王俊凯的眼,也勾起嘴角:“朕的人生大事,还需众爱卿担忧?莫不是,家里公子都还未着落?”

众大臣呆滞,公...公子?

易烊千玺开口道:“禀皇上,如此一来的话,臣家中的大公子是真没着落呢。”

众大臣闻言又是一惊,这易亲王家的大公子可不就是皇上吗?众大臣也是会看眼色的人,一看王俊凯那皱起的眉目,连忙跪下。

王俊凯低头若有所思半晌,道:“据朕所知,亲王府里,已有三处豪宅了吧?”

“禀皇上,是的。都是皇上赏赐给臣的。”

“那好,朕知晓易亲王向来节约持检。那就将易亲王的三处豪宅一并收回了。”王俊凯道,顿了下,再度开口:“即日起,亲王就搬到乾清宫与朕一同居住。一并解决了你家大公子着落问题也解决了朕后宫无一人的问题,如何?”

易烊千玺此时眼底的笑意也一并荡漾开来,道:“臣遵旨。”

众大臣差点没将积蓄胸口处的老血喷出,这易亲王和皇上演得是哪一出啊!

身边那昔日还是陪伴皇上身边的太监,如今已成为了公公。见王俊凯和易烊千玺那腻腻歪歪的对视,了然地开口:“皇上已有些疲倦,昨日里实在是批阅奏折太晚,众大臣没什么事就退朝吧。”

话未说完,王俊凯已拂袖而去。

众大臣眼见英俊潇洒的易亲王就这么正大光明地绕过后殿紧随王俊凯之后,心中一时梗塞。

就算当朝皇上和将军有断袖之癖被天下人知晓又如何,凭借短短五年,王俊凯势力早已巩固,因为体恤民情照顾百姓也深受百姓爱戴,易亲王在一次次奖赏中不知不觉也掌握了大半兵权。

两人就这么稳固了这江山,成为他人无法拿捏的角色。众大臣就是有心也无力掀起大风大浪了。

最重要的是,自家姑娘准备了这么久是希望落空了。还同时落空两个!

06
少年回头望,笑我怎么还不跟上。

王俊凯从认识易烊千玺以来,就被对方宠溺地有恃无恐。

他在一旁瞎闹时,身旁总是有一双含笑的眸子静静地注视着自己。他在犯错被挨罚时,总有个人会出手帮他拦下责任。他正襟危坐在各种讨厌的宴席中时,身边同样端坐的人总会在他手里悄悄塞上小玩意。

易烊千玺明明和他是同龄之人,王俊凯却在照顾中觉得他总是落后于易烊千玺。他总嚷嚷着要比过这家伙,但只要易烊千玺一不在身边,王俊凯就心神不宁。

王俊凯就这么在易烊千玺的庇护下一直长大。

直到对方在自己二十岁成年时,披上战袍,骑上战马,驰骋疆场。丢下自己一人面对即将刮起腥风血雨,局势颠覆的皇宫内斗。

王俊凯咬牙忍受没有易烊千玺鼓励帮助的日子,开始周旋在众大臣和阿哥之间,不时独自出入皇宫体验百姓生活。就像一个长大的孩子,脏了脸自己会用手背擦,跌倒了自己会止血。

无数磕磕碰碰后,时机一到,王俊凯稳稳当当坐上储位,直到能够与那人并肩扶持,王俊凯才松了一口气,长期积压的疲倦才得以放下。他知道那人会将羽翼一直展于他身边,他更想与那人一起承受风雨。

你若已可以保我周全,我也一定要能够为你保驾护航。

这或许是王俊凯,易烊千玺二人的心照不宣。

乾清宫内

“千玺,你说当初你去边疆只是父皇的命令吗?”王俊凯扎在易烊千玺身边,贪婪地呼吸着久违的体香。

“不是,”易烊千玺指尖抬起王俊凯的脸颊,将气息全数灌入王俊凯口腔内,

“因为……狼群的首领才具有优先交配权啊。”

——————————END——————————
祝各位有对象的家人情人节快乐,单身的宝请踏入434圈迎接大波狗粮,口味繁多,应有尽有。
这算甜文吧23333,太久没有写过甜甜的东西了,还真有点无从下手的感觉。即使平时间刷两只的动态每天笑得和隔壁村二傻子一样,但是动起手来还真不一样。颤颤巍巍献上开口匆匆结尾也匆匆的作品就跑。保护我方七块钱,请多指教

 
   
评论(4)
热度(186)
叨扰,请问你的笑里藏糖吗